红袖添香 > 精选爽文 > 母上攻略 > 2·11

我和北北随着妈妈一同回到出租房内,妈妈看起来面色如常,一路上也没说什么,我自然也不敢多嘴。虽然北北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正在伤心处,也没有功夫欣赏新家。

出租房很大,正好三间卧室。妈妈面无表情指着北边的房间对我说:「你住这里。」然后指着斜对面的房间对北北说:「你住这间。」

由于我们是突然间到来,房间空荡荡的,什么家具也没有。北北眼圈红红的,还没从震惊中走出来,站在屋门口,鼻子一抽一抽的。

妈妈冷冰冰的说:「北北今天晚上就回学校了,你先将就一晚,明天我让人送两张床过来。」

我们自然不敢有什么意见。我也没带什么行李,就一个包,先帮北北把行李搬进了她的房间。等忙完之后,见妈妈站在房门口,双手抱胸,面容冷漠的看着我。

妈妈肯定还在生气,我乖乖的站在她的面前,等待着雷霆震怒的袭来。

妈妈没有动手,甚至都没骂我,只是冷冷的对我说:「你不是要考清华吗?行,从今以后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哪儿都不许去。」

「哦。」我乖乖的点了点头,也不敢有什么意见。

下午北北要回学校,临走时还哭哭啼啼的,这会儿她也不敢去找妈妈求安慰,我只能抱了抱她,给她一些鼓励。

妈妈的情绪看起来还算稳定,没有像电视剧的离婚妇女一样,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之中,下午还专门去了趟超市,买了些食材,晚上做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一点也不像是婚姻刚刚破碎的女人该做的事儿。

这可能跟妈妈的性格有关吧。体面了半辈子,连离婚都有保持优雅。

吃完了饭,我就坐在茶几旁复习功课,妈妈脱了鞋,光着莹润玉足,蜷缩着双腿,斜倚在沙发上,细指滑动手机,神色如常。

看见妈妈这么镇定,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心。

晚上在沙发上将就了一夜,白天发生的事情,一遍一遍的在脑子里过,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觉。一直熬到早上五点半,我干脆爬了起来,洗漱一番之后,下楼买早餐去了。

回来之后,我将早餐做了保温措施,坐在茶几旁,安静的等着。约莫过了半个来小时,妈妈起床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仔仔细细的洗刷打扮,只是眼睛周围的黑眼圈,让她显得有些疲惫。想来妈妈跟我一样,也是一夜未眠吧。

妈妈见我买回来的早餐,瞧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坐下来开始一起吃。我低着头,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安慰安慰妈妈呢?

还没等我开口,妈妈就先开口了:「晚上睡得还行?」

「还行。」我点了点头,然后很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哈欠。

妈妈斜了我一眼,冷声说道:「从今以后,就是咱们三个一起过日子了。」

「嗯。」我机械的点了点头。

「你以前也说了,考上大学之后,你就搬出去了。不过在此之前,我得给你定个规矩。」

妈妈的话里有些警告的意味,我颤巍巍的放下手里的筷子,坐直了身子,听她往下讲。

「我的房间,你不许进。」

「嗯。」

「北北的房间,你也不许进。」

「嗯。」

「还有……」妈妈忽然眯起一双凌厉妩媚的丹凤眼,乜着我,银牙紧咬,声音像是从牙缝里逼出来的:「我再说一遍,你要是敢碰北北,我就掐死你。」

这话听着耳熟。

我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您放心,北北是我妹,我绝对不会伤害她的。」

「安诺不是你妹?」

很显然妈妈是在指我上了安诺那件事情。我皱了皱眉,委屈巴巴的说:「妈,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她是我妹,我以为她就是个搞援交的,稀里糊涂的就被她给……给勾引了。」

「好,就算你不知道。那陆依依呢?她不是你女朋友吗?你背着你女朋友跟其他女生搞在一起,算怎么回事?」

这我无言以对,为了掩饰慌乱,不停的伸手挠头。

「你一天到晚你净想什么啊?满脑子色情思想,你有没有考虑过人家依依的感受。这事儿要是再让她妈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我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了蓉阿姨冷峻美丽的面容来。说真的,陆依依知道了,我还能糊弄过去,要是蓉阿姨知道了这事儿,那还真就难办了,就像妈妈说的那样,不死也得掉层皮。

我抬眼偷偷打量着妈妈,心虚的问道:「您……会替我保密的哦?您不会告诉蓉阿姨的啊?」

妈妈瞪了我一眼,哼的一声,一脸嫌弃的说道:「就你这破事儿,我也得有脸往外说呀。」

「都怪安诺,都是她惹的祸!」

「都怪人家,你一点错也没有啊?」

我连忙点头:「有错有错,我有错。」

沉吟片刻,妈妈哼道:「那丫头倒真不是个省油的灯,以后指不定还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呢。」说着,她瞥了我一眼:「你说你个大小伙子,一天天的把自己吹得能的不行,让一丫头片子给耍的团团转,你丢不丢人呀。」

这我确实承认,我自己也觉着有点丢人。

「从今以后,你不能再跟她来往了。」妈妈的语气非常决绝。

我连忙举手发誓,一脸严肃地说:「我保证,我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她了。」

妈妈轻轻的叹了口气,没有再往下说了。我偷偷地打量着妈妈,在晨光的映照下,白皙精致的脸庞,像是覆了一层轻纱,有种异常动人的美感;神情虽然保持着恬淡,黑眸中却隐忍了几许的黯淡和疲乏。

我忍不住问道:「妈,您……真要跟我爸离婚呀?」

妈妈神色如常,随口回道:「不离还能怎样?」

「这事儿,从头到尾就是一场误会,想办法解释开了,不就行了。」

「怎么解释呀?」妈妈斜眼看着我,嗤笑道:「你去跟他解释吗?」

我没法接口,是我太轻飘飘自己为是了,这些事,怎么可能跟老爸解释的清楚呢。而且让老爸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对他来说,也是另外一种残忍。

「误会太多,就没必要解释了。就算解释清楚了,又能怎样?我们这个家,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我无言以对。

吃完早饭,我和妈妈各自离家,如同往常一样,上班上学。等待下午放学,再回来时,妈妈已经早早到家了,听动静,应该正在厨房里忙碌。茶几上放在一本红册子,赫然印着三个烫金字,离婚证。

我的心中一阵莫名的酸楚,一阵莫名的惆怅。白天上学时,脑子里想了无数种可能,或许是妈妈有事没去;或许老爸临时反悔;或许民政局突然失火;或许,老爸老妈因为一个眼神,想起了年轻时的甜蜜时光,然后相视一笑……

可惜呀,想象终归只是想象。

我走进厨房,见妈妈扎起了头发,围着围裙,正在厨台前忙碌着。我想要安慰她两句,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妈妈回头瞧见了我,说道:「回来了,正好给我帮帮忙,打打下手。」

我见妈妈神情淡然、面色如常,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厨台上摆着青菜香菇、鸡鸭鱼肉,一大堆的食材,看来是要做一桌丰盛的晚宴了。

我走了过去,洗洗手。妈妈指了指青菜,对我说:「把菜择了。」

我下手帮忙,眼睛却在偷瞄着妈妈。妈妈并没有想象中的苦楚幽怨,反而显得有些轻松与了然。我心中暗想,或许是那天晚上的事情,在妈妈的心中压的太久了,面对老板时,总有一些愧疚,又无法对旁人诉说。如今两人分道扬镳,反倒如释重负。

或许是这样吧。如果真的如我所想,那离婚对于妈妈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造成这一切的元凶,毕竟是我这个不孝子,说到底,我才是罪该万死的那个。

我低着头一言不语,妈妈扭头看了我一眼,问道:「干什么愁眉苦脸的?」

我苦笑道:「我爸我妈离婚了,难道我要哈哈大笑吗?」

妈妈轻蔑一笑:「不就是离婚嘛,天又塌不了。」

「老妈您可真看得开。」

「难不成我还要吃安眠药自杀呀。」

妈妈虽然表面轻松,神态自若,但我总觉着怪怪的,感觉跟平时的妈妈有些不太一样。至于到底哪里不一样,又说不清楚。

就在我们母子二人在厨房里煎炒烹炸,忙得不亦乐乎之时,门铃响了。我一愣,望向妈妈,妈妈瞟了我一眼,说:「开门去啊,愣着干什么?」

「谁呀?」我狐疑的问道。

「开门不就知道了,问什么呀。」

我放下手里的活,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妈妈斥道:「往哪儿抹呢?不是你洗衣服是吧?」

以前听妈妈唠叨只觉着烦,现在听起来,简直是仙音入耳,真叫人心情舒畅。我乐颠颠的跑去开门,来人竟然是蓉阿姨和陆依依,还带了一个大花篮子。

我愣了愣,忙闪开身子,让她们进来。

蓉阿姨的装扮简洁素雅,不似往日那般盛气凌人,围着客厅转了一圈,说道:「租这么大房子,就你们娘仨住,你妈可真是个富婆。」

我瞧着陆依依,又望了望她抱在怀里的花篮,疑惑的问道:「什么意思呀?」

陆依依看了蓉阿姨一眼,低声对我说:「我妈说这是要庆祝你妈重获自由,二度单身。」

「行吧,那我就替我妈谢谢你们了。」我苦笑一声,将花篮接了过来。我对花不是太熟悉,低头闻了闻,挺香的,问道:「这是什么花呀?」

「这都不知道呀,郁金香。」陆依依白了我一眼,继续道:「听我妈说,云阿姨最喜欢郁金香了。」

我闻言一怔,望向她。

陆依依疑惑道:「看我干什么呀?」

「啊!没什么。」我收起心神,将花篮摆在了显眼处。

蓉阿姨在屋里参观了一圈,最后进到了厨房里,跟我妈聊天去了。我陪着陆依依坐在沙发上,闲话聊天。

「你爸跟你妈好端端的,怎么突然离婚了啊?」

我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三言两语跟你也说不清楚,不过多少跟你有点关系。」

「啊?跟我有关系?你爸你妈离婚,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心说,要不是那天晚上你恶作剧,把我妈换到你的房间里,我也不会跟我妈那个,也就没有后面那多麻烦事儿了。

「算了,反正跟你说也不明白。」

「少来~!听你鬼扯。」陆依依以为我在开玩笑,想了想,问道:「会不会跟你那个野生妹妹有关?」

「嗯……」我沉吟片刻,点头承认:「有关。」

「我就知道。」陆依依打了个响指:「我就知道那小丫头没安好心。」

这时,妈妈喊我过去帮忙,我赶紧起身进了厨房,按着妈妈的吩咐,往客厅里端菜。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晚宴开始。蓉阿姨首先举起酒杯,跟妈妈碰了一下,笑着说道:「恭喜你重获单身。自由,在向你招手。」

妈妈仰起修长雪白的脖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蓉阿姨问道:「感觉怎么样?」

妈妈笑了笑:「辣。」

「我没问你酒怎么样,我问你离婚的感觉,怎么样?」

妈妈把玩着手里的空酒杯,瞧着蓉阿姨,反问道:「你当初离婚时,是什么感觉?」

蓉阿姨哼的一声笑道:「我啊,感觉很痛快呀,终于不用再伺候那个王八蛋了。就好像在水底下憋了很久,一下子浮出了水面,喘了好大的一口气儿。」

妈妈主动举起酒杯,笑着说道:「对,咱们俩的情况差不多,我也是这种感觉。」

「其实吧,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你们家那……哎呀,现在不能再叫你们家的了。凌东海这人,忒没劲了,又不会说又不会笑的。唯一的优点,老实,还是假装的,在外面还搞出一个私生女来。」蓉阿姨一边倒酒一边说。

「嗨~!这时候了,还说这些干什么。不提他了。」妈妈苦涩一笑,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这一离婚,说不定爱情又活了。」蓉阿姨笑了笑,问道:「不如这样,趁你还年轻,还漂亮,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保证比凌东海强百倍。」

我一听这话,心里有些着急了,生怕妈妈答应,赶忙说道:「有这么好的男人,那蓉阿姨您怎么没再找一个呀?」

蓉阿姨被我这一句噎的,愣了一下,硬是没想出该怎么反驳。妈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怕蓉阿姨不高兴,瞪了我一眼,训斥道:「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就事论事,有感而发。」

蓉阿姨瞪了我一眼,说:「你跟你爸,真是两个极端。一个木头桩子,三棍子敲不出一个屁来,一个呱哒板子,不打自己就响。你们这爷俩,都不让你妈省心。」

被她这么一顿数落,我低头不语。陆依依在桌子下面碰了碰我,幸灾乐祸的朝我一笑,我假装凶恶的瞪了她一眼。要说这世界我不敢跟谁贫嘴,那就只有蓉阿姨一个人了。

妈妈说道:「其实他最近表现得已经很不错了,比以前强多了。」

我没想到妈妈会夸奖我,举起盛满饮料的杯子,笑着说道:「妈,我敬您一个。」

妈妈并未领情,白了我一眼,问道:「你敬我什么?也恭喜我重获自由?」

「我敬您事事开心,永远年轻美丽。」

妈妈哼的一声:「你要不惹我,没准儿我还真能事事开心,永远年轻美丽呢。」

我双手端着酒杯,说道:「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您惹麻烦了,我发誓。」

「就你这嘴……哼~!从小到大,你跟我发过多少誓了,哪一次遵守过吧。」话虽然这么说,但最后妈妈还是举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

「妈,我说真的,我发现我最近越来越成熟了,越来越稳重了。」我见妈妈一脸的不屑,忙说:「不信您问依依。是不是?依依。」

陆依依翻了个白眼,然后认真思考了片刻,点头说:「好像是有点变化。最起码能耐下心来,学的进去了。」

我邀功似的赶忙说道:「您看您看,证人在这儿。」

蓉阿姨嗤笑道:「经历了这么多事儿,你要再不懂点事儿,那你也甭活着了。」

陆依依还要回家复习功课,吃的差不多饱,就先回去了。我陪在妈妈和蓉阿姨身边,看她们喝酒,听她们聊天,一直闹到十二点。

键盘左右方向键"→"或"←"可翻页,回车可返回母上攻略目录,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