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添香 > 精选爽文 > 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 > (十五)

她总像雪慧的保护神一样,虎视眈蜿地时刻关注着那些对雪慧有所企图的男生。这使得那些对雪慧心存幻想的男生像苍蝇般无奈地嗡嗡叫着,对着无缝的密不透风的鸡蛋无从下手。

一般下午的第二节课之后就是她们的专业形体课,雪慧就跟着王珊以及一大群女生往更衣室换衣服,下着楼梯时雪慧就蹦蹦跳跳、三步做着二步地下楼。站在楼底下的女生们就一齐笑她,雪慧不解地回过了头,刚好两腿站着二级台阶,上边的腿就弯曲如弓,下面的腿却绷得笔直。就听见王珊急促的呼喊起来:“当心裙下。”

雪慧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双腿一夹,往下面一看便有男生好几一溜坐在栏杆中向上仰着脑袋。她的脸登时就发烧起来,这才发现其她的女生下楼时都是那样小心翼翼,尽可能将步幅迈得很小,而且尽往楼梯靠墙的一边走。王珊就跟雪慧说那些男生正要打赌她底裤的颜色。

雪慧愤愤在斥责着好无聊。想到才几天她就连着丢失了内裤,心中对班里的那些男生就充满了鄙视。她正想跟王珊说,见已到了更衣室就将话吞了回去。

更衣室就在楼里的底层男左女右,每个人都有存放衣物的柜子,有些手脚利索的早已换好走了出来,她们一见雪慧进来,就再也挪不动脚步,雪慧浑然不知没觉得什么,自顾褪去了身上的裙子,她们女生就见着她穿着颜色鲜艳,质料轻薄,形状窄小的内裤。

引起了她们的好一阵嘲笑,有人就说道:“你那是穿内裤吗,连那毛都罩不往,不是跟没穿一个样子。”

雪慧辩解着:“就是要这跟没穿一样的效果,看来你是没经过男人,像你这内裤男生看了不倒了胃口才怪。”

其她人也跟就回击着她:“这算是内裤,倒不如不穿。”

“穿着这样不是整天发骚尽想男人吗?”

雪慧就不服气地回敬笑得最凶的那个人:“这是穿给男生看的,不是给你看的,你懂吗。”

王珊就劝说着雪慧:“你们都不懈风情,雪慧,别理她们。”她们便一齐叫嚷群起攻击着王珊,而且要剥她的内裤看个究竟,王珊就不让逃在雪慧的后面,几个人就上来扯着她的裙子,解脱她上衣的钮子,顿时整个更衣室里吱吱喳喳、嘻嘻哈fengqing书库哈热闹得有如肉菜市场。

扬伟总是隔着三五天就给她寄来热情洋溢的信,诉说着不尽的离别之情和思念,雪慧看了心里甜滋滋的,王玉莹也有来信,只是要雪慧好好学习,尽快学成归来,她已调到了广电局任副局长。

哥哥雪森的信里说他正准备跟赵青结婚,一想到她刚那么地离开,雪森就迫不及待地跟别的女人结婚,雪慧不禁感慨男人就是这样,她倒并不伤感,因为跟哥哥的情份随着年龄的长大注定是要各奔东西的。

她的来信王珊在征得她同意后也读了,还笑话雪慧除了哥哥就是扬伟,再也没见别的男人来信,像她这样的年轻貌美女子就只爱着末婚夫是不是太亏了。

那时雪慧还沉浸在雪森快要结婚那事上,听着王珊这么说心头一惊,还好雪森的信遍纸只字从不涉及她们的情欲方面的内容,最为暧昧的就是说他跟赵青在床上时有时总是想起了她,做为局外人的王珊只能理解为是这对从小丧失父母所爱的兄妹间那种相依为命纯真情份。

她还对雪慧欢喜地说:“你真是有个好哥哥,不定我会爱上他的了。”

雪慧就说:“假如你见着,一定会爱上他的。”

雪慧是南方人,对洗澡充满着激情,她喜欢满满地提一桶热水注入浴盆中,自已象下饺子似的泡在浴盆里,她喜欢自已赤身裸体的样子,喜欢水的浮力戏弄着她的身体。

小时候是母亲帮着她洗澡的,在母亲的控制下洗澡没有太多的乐趣所言,她总是很快地帮她洗了一洗就把她撵了起来,然后立即要她穿上衣服,仿佛耽误一刻就会受凉。

后来她长大了,她总是要等到浴盆里的热水都快成为凉水时才不情愿地湿漉漉地从浴盆里爬出来。她喜欢在冼过澡之后,身上仅着很少的物件坐在梳妆镜前细心梳妆打扮,通过镜子存细地欣赏自已,她喜欢自已慢慢地梳头,将头发挽成不同的式样,她喜欢通过对自已的欣赏来抑制心中燥动的激情。

起先王珊总是嘲笑着她,后来也让她感染了似的,很自觉地跟着雪慧上洗澡房,小灰楼的更衣室里万般俱寂,恬静空荡,只有树梢上不知道疲倦的蝉在鸣叫着,声音尖励激越,连绵不绝。

王珊高声叫唤着:“有人吗,本小姐要脱衣服了。”

三剥两脱地就把自个扒了个一丝不挂,走进淋蓬头下尽情地迎接那狂洒着的水丝,每个水柱、每幅水帘激冲下来,撞到她的身体碰得乱碎,象千千万万的珠子,四外散花。

雪慧就不一样,她先脱了外面的衣服,折好放端正,再扒内裤、胸罩,双手捂着前胸走进了水洒,她先用手探了探水的温度,撩拨着水花在胸间及乳沟中擦抹,这才任由着那暧暧的水激射着。

这时雪慧惊讶地发现王珊远远地背对着她,就连那狭小的裤子都没脱掉就在那里洗抹着,雪慧就叫嚷着:“怎么回事,你当我是男生。”赤身裸体地过去拉她,边拉边说着:“这不公平,我都脱了,你也一定要脱的。”

“我脱,我脱,可你们不能笑话我。”王珊就苦笑着说。就抬高着腿把那湿漉漉的裤子脱了。

雪慧就惊呼着:“原来你怕这个,这有啥。”

“挺烦人的,有时穿着裤头它还是钻了出来。”王珊说着见她下体的毛不多柔软卷曲,希疏零落十分驯服地紧贴住皮肤。

“你不能剪的,听说越剪长得越凶。”雪慧说着:“每一个人都有生理的不同,你看我,这奶子就是长不大。”

其实她们都早已注意着,女人跟女人之间,平日里穿着打扮都争芳斗艳各尽能事,何况现在一脱光了衣服,不是都在暗地里比较着。

雪慧就说:“你说王珊,再长大会是什么样子。”

的确,王珊的两颗奶子浑圆肥美如同两座山峰肉嘟嘟而丰硕肥美,是她值得骄傲的地方,使她整个人看来成熟了很多。她也在雪慧的两腿间那处地方拧了一下:“你看这地方这么多肉,都鼓了起来。”

“是啊,我都不敢穿紧身的裤子,一束着就很是显眼。”雪慧说:“一上形体课、体育课那些男生的双眼尽往我这处地方盯,把人看得不好意思。”

“说不定你就喜欢人家看呢。”王珊就打趣地说,雪慧便不依用手拍打她的屁股,两个人就扭做一堆。

她们都使出浑身的招数,又是曲背、又是弯腰、又是挺胸、又是抬胯,扭出各种各式的花样,挥动着双手,摆出许多叫人意抖不到的姿势,有时还扮出调皮的鬼脸。欢喜若狂地双手拍打着,尖着嗓子叫喊。

雪慧渐渐习惯了北方干燥的气候,也习惯了学院里周而复始的学生生活。又到了寂寞无聊的周末,雪慧强迫着自己睡了个懒觉,早晨还不到九点钟,白灼灼的阳光已经洒进她们的房间里,隔着不大严密的窗帘那光线象一条条蠕动的蛇闪耀着,王珊已经没了踪影,大慨是下操场去了,不一会,她就乒乒乓乓地进了房间,见雪慧还躺在床上。伸手在她的腮上摸了一把。

“还不起啊,小懒虫。”雪慧见着她弯腰时那弯下的臀部显着浑圆,裙边就夹在两腿之间一双穿着运动鞋的腿细瘦如鹤,拉细拉长了的腰身明明白白显出上身短衫下的一截裸露的后腰。

雪慧在毛巾被子里扭动着,毛巾被就拥到了一边,裸现出只着一件窄窄的红色裤衩的身子,样子就象一条美人鱼。

“又跟那几个小帅弟打网球了,看他们毛毛燥燥的至于你每天起大早吗?”

说着就挣起身来勾着王珊的脖子伏向她的耳边悄悄地耳语:“我好无聊的,寂寞得要死了。”

一个白晰的身体便翻腾起来,浑圆的屁股被红色的三角拘束着,而腰却是扭到了另一边,还有一条光洁的大腿努力支撑着欲起末起的身儿,王珊看得呆愣愣地,然后她就爱怜地拍打雪慧的脸颊,亲妮地对着她笑笑:“那些小白脸我早就烦了,我有新目标。”说完,收拾着毛巾要往卫生间,临出房间的门她回过头来说:“今晚我有约会了。”

“好哇~~你就自个寻快活去了,可怜我又要孤影寡人了。”雪慧摇晃着身体,可怜兮兮地说。

王珊就复进来,故作正经地说:“小可怜,我牺牲自己了,你就跟我一起去吧。”

键盘左右方向键"→"或"←"可翻页,回车可返回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目录,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